北洋泾路站

读书破万卷,胸中无适主,便如暴富儿,颇为用钱苦。